继父与生母离婚,继子女还能否继承继父的遗产

发布时间:2020-11-24 来源:众成清泰

        在继父母与生父母婚姻存续期间,未成年继子女随双方共同生活,受双方共同抚养教育,存在抚养事实。但在双方离婚时已经约定各自抚养各自子女,抚养费自理,继父母没有继续抚养未成年继子女的意思表示,继父母与生父母离婚后,继父母与未成年继子女的身份关系因继父母与生父母婚姻关系的解除而消灭,继父母不再具有抚养义务,双方的抚养关系自然终止。故未成年继子女不是其具有扶养关系的继子女,对继父母的遗产没有继承权。


        基本案情


        2013年12月13日,刘某刚与董某购买XX市号房屋(房产证号:任油字第××号)。2015年1月28日,刘某刚与董某登记离婚,刘某刚与董某签署《离婚协议书》,约定:1、婚前男方带一女孩刘某(2002年5月29日出生)继续由男方抚养,婚前女方带一女孩董某一(2007年9月30日出生)继续由女方抚养,抚养费自理。2、现有住房两套,第一套位于XX市,第二套位于XX市(该房产现登记在男女双方名下,协商离婚后,女方积极配合男方办理房屋产权变更登记手续),两套房产全部归男方所有……。刘某刚于2018年11月3日死亡,刘某刚的法定继承人有刘某(刘某刚女儿)、刘某国(刘某刚父亲)、李淑香(刘某刚母亲)。在刘某国、李淑香诉刘某法定继承纠纷一案中,XX市人民法院作出(2018)冀0982民初6041号民事调解书,达成调解协议如下:一、刘某国、李某香同意XX市房屋(房产证号:XX市房权证任油字第××号)由刘某继承。二、双方再无其他纠纷。该调解书作出之后,刘某要求董某根据《离婚协议书》履行配合办理房屋产权变更登记手续的义务,但董某拒不配合,且董某认为其女儿董某一与刘某刚系形成抚养关系的继父母子女,董某一应享有继承权,故刘某对董某提起诉讼。

 

        裁判结果


        一审法院认为:依据刘某刚与董某签署的《离婚协议书》,双方约定将位于XX市房屋分割为刘某刚所有,且有《离婚协议书》中有女方应积极配合男方办理产权变更登记手续的记载,双方对此事实均无异议,现刘某刚已经死亡,故涉案房屋应作为刘某刚遗产由其法定继承人依法继承。刘某刚的父母已通过法院诉讼调解的方式确认涉案房屋由刘某继承,刘某作为刘某刚唯一子女,对涉案房产享有继承权。董某在庭审过程中辩称,其女儿董某一应享有对刘某刚遗产的继承权,但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十条第四款的规定,本法所说的子女,包括婚生子女、非婚生子女、养子女和有抚养关系的继子女。《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处理子女抚养问题的若干具体意见》第13条规定,生父与继母或生母与继父离婚时,对曾受其抚养教育的继子女,继父或继母不同意继续抚养的,仍应由生父母抚养。在刘某刚与董某离婚时已经约定各自抚养各自子女,抚养费自理,刘某刚没有继续抚养董某一的意思表示,双方离婚时,继父或继母与子女没有血缘和收养关系,且我国现行法律未规定继父母在与继子女之间的身份关系消灭后,仍然有抚养继子女的法定义务,所以董某一不是与刘某刚具有抚养关系的子女,故对董某辩称不予支持。刘某对涉案房产享有继承权,因继承取得物权,其要求董某协助办理产权变更登记手续的诉求应予支持。



        二审法院认为:本案件中,在刘某刚与董某婚姻存续期间,董某一随双方共同生活,受双方共同抚养教育,存在抚养事实。但在刘某刚与董某离婚时已经约定各自抚养各自子女,抚养费自理,刘某刚没有继续抚养董某一的意思表示。董某与刘某刚离婚后,刘某刚与董某一的身份关系因董某与刘某刚婚姻关系的解除而消灭,刘某刚对董某一不再具有抚养义务,双方的抚养关系自然终止。故董某一不是刘某刚具有扶养关系的继子女,对刘某刚的遗产没有继承权,维持了一审判决。


        律师观点


        本案争议的焦点在于继父与生母离婚,继子女还能否继承继父的遗产在于继父有没有同意继续抚养继子女的意思表示。


        1、婚姻法准许“抚养型”继父母在离婚后继续抚养继子女。婚姻法第二十七条第二款规定,“继父或继母和受其抚养教育的继子女间的权利和义务,适用本法对父母子女关系的有关规定。”可见,我国婚姻法承认履行了抚养教育义务的继父母与继子女之间的父母子女关系,并受到婚姻法相关规定的保护。而婚姻法第三十六条规定,父母与子女间的关系,不因父母离婚而消除。按照该规定,已经形成的父母子女关系不因离婚而直接终止。但就继父母而言,是否也属于该条规范的对象,由于其与继子女之间并无血缘关系,发生争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继父母与继子女形成的权利义务关系能否解除的批复》认为:“继父母与继子女已形成的权利义务关系不能自然终止,一方起诉要求解除这种权利义务关系的,人民法院应视具体情况作出是否准许解除的调解或判决。”该批复意见明确了继父母子女之间的权利义务关系不自然终止,反面解释而言,则继父母子女之间的关系在依据法定方式解除前,仍可保留父母子女关系。就此而论,继父主张对继子女的抚养权,只要是具有抚养教育关系,已经成立继父母子女关系的,可以酌情予以支持。


  2、继父母抚养继子女应符合未成年人利益最大化原则。由于继父母与继子女之间缺乏血缘关系,对于继父母抚养继子女的,容易产生是否会对未成年人进行侵害、歧视等隐忧。因此,在一般情形下,生父母在离婚后通常应优先抚养未成年子女。这也是上述司法解释明确规定继父母不同意继续抚养的,生父母应当抚养的立法本意。但完全排除继父母抚养的可能性也将产生不利的社会影响。在生父母拒绝或者放弃抚养的情形下,对于未成年子女的抚养持消极乃至坚决反对态度,由其抚养可能产生不履行法院裁判义务、遗弃未成年人等危险,不利于未成年人健康成长。继父母主张抚养权的,如否定其抚养愿望,而生父母又拒绝抚养,如何确定抚养人将成为难题。在继父母与继子女经过长期共同生活已经形成深厚的父母子女感情,且在共同生活过程中对于未成年子女并无侵害行为的,可以根据未成年人利益保护最大化的原则裁量由继父母抚养,以符人伦亲情关系。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处理子女抚养问题的若干具体意见》第五条的规定,父母双方对十周岁以上的未成年子女随父或随母生活发生争执的,应考虑该子女的意见。我国民法总则规定八周岁以上的未成年人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八周岁以上的未成年子女提出由继父母抚养的,法院应审查其是否出于自愿等,作出认定。对于继父母与继子女感情确实融洽,并无损害未成年子女健康成长危险的,法院应可裁量由其抚养。


         本案中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处理子女抚养问题的若干具体意见》第13条规定,生父与继母或生母与继父离婚时,对曾受其抚养教育的继子女,继父或继母不同意继续抚养的,仍应由生父母抚养。在刘某刚与董某离婚时已经约定各自抚养各自子女,抚养费自理,刘某刚没有继续抚养董某一的意思表示,双方离婚时,继父或继母与子女没有血缘和收养关系,且我国现行法律未规定继父母在与继子女之间的身份关系消灭后,仍然有抚养继子女的法定义务,董某一不是与刘某刚具有抚养关系的子女,故董某一不享有对刘某刚遗产的继承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