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倍工资那些事儿之补签劳动合同

发布时间:2020-07-03 来源:众成清泰

       案例

       案例一:李某于2018年5月2日入职某园林公司处,从事设计师工作,工作至2019年2月14日。某园林公司未与李某订立书面劳动合同。2019年4月,李某申请仲裁,请求裁决:某园林公司支付2018年6月2日至2019年2月14日未订立书面劳动合同的二倍工资差额54000元。

       案例二:刘某于2019年8月26日入职某科技公司,从事文案工作,工作至2019年12月31日。2019年11月30日,某网络公司与刘某补签书面劳动合同,期限自2019年8月2日起至2020年8月1日止。2020年3月,刘某申请仲裁,请求裁决:某科技公司支付2019年9月26日至2019年11月29日未订立书面劳动合同的二倍工资差额20000元。

       案例三:梁某于2019年3月7日入职某网络公司,担任项目主管,工作至2019年8月31日。2019年8月12日,某网络公司以为梁某补缴之前的社保为由与梁某补签书面劳动合同一份,期限自2019年3月7日起至2019年8月31日止,但某网络公司实际并未为梁某补缴社保。2019年9月,梁某申请仲裁,请求裁决:某网络公司支付2019年4月7日至2019年8月11日未订立书面劳动合同的二倍工资差额25000元。


       法律分析

       案例一中李某的情况属典型的事实劳动关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八十二条“用人单位自用工之日起超过一个月不满一年未与劳动者订立书面劳动合同的,应当向劳动者每月支付二倍的工资”之规定,该园林公司应向李某支付2018年6月2日至2019年2月14日未订立书面劳动合同的二倍工资。

       案例二中刘某和案例三中梁某的情况均属于用人单位自用工之日起超过一个月未与劳动者订立书面劳动合同而事后补签的情形,区别在于刘某并未主张并证实某科技公司补签劳动合同时存在欺诈、胁迫、乘人之危的情形,梁某主张某网络公司与其补订书面劳动合同时存在欺诈情形并提供补签劳动合同过程的录音予以证实。因此,刘某补签书面劳动合同之情形,应视为当事人意思自治,对其二倍工资请求,不再予以支持。而梁某补签书面劳动合同之情形,因系某网络公司以欺诈手段订立,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二十六条之规定,应认定该补签的劳动合同无效,对梁某二倍工资的请求,仍应予以支持。


       裁决结果

       案例一:某园林公司支付李某2018年6月2日至2019年2月14日未订立书面劳动合同的二倍工资差额46503.98元。

       案例二:驳回刘某的仲裁请求。

       案例三:某网络公司支付梁某2019年4月7日至2019年8月11日未订立书面劳动合同的二倍工资差额24620.69元。


       相关规定、意见链接

       《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二十六条、第八十二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实施条例》第六条、第七条。

       《山东省劳动合同条例》第五十七条。

       2019年4月《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山东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关于审理劳动人事争议案件若干问题会议纪要》第二十三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