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离婚,只分割夫妻共同财产可行吗?

发布时间:2020-06-23 来源:众成清泰

       编者按

       之前在做审判工作时,曾受理过一起老年人离婚案件,经过交流,女方称因为男方有外遇,经常将其名下的许多财物转赠给他人,所以为了避免夫妻共同财产受损,不得已起诉要求离婚并分割夫妻共同财产,但是双方年纪大了,孩子也均已成年,本意并不想离婚。实践中,因为担心共同财产受损而被迫起诉要求离婚的案子也不在少数,但是法院判断是否应离婚的依据就是“夫妻感情确已破裂”,这就出现了一个问题,如果夫妻感情并未破裂,财产受到损失的一方亦并不想离婚,怎样才能保护自己的财产免受损失呢?


       基本案情

       我们先来看一个案例:

       原告盛某某(女方)与被告谢某(男方)于2012年5月登记结婚,2012年6月,原、被告与被告父母共同居住的房屋遇到拆迁征收,拆迁安置人包括原、被告一家三口及被告父母、被告的姐姐共6人,共获得拆迁补偿款180余万元,其中原、被告自认上述款项中的688650元系夫妻共同财产,被告的父亲已经将该款足额转付给被告。后被告表示该补偿款中大部分已经用于偿还婚前所欠赌债,现已无结余,原告据此以被告侵吞、隐瞒、转移、挥霍夫妻共同财产,造成夫妻共同财产损失,已严重损害原告合法权益为由向法院提起婚内财产分割诉讼。

       庭审中又查明,原、被告于2013年以159800元购买了小客车一辆,原告主张该车的资金来源为上述补偿款,而被告主张资金来源为向他人举债。双方通过竞价方式确认被告以19万元的价格取得车辆所有权。被告还主张给付原告部分日常购物及生活开销。


       裁判结果

       一审法院认为:一、原告请求分割婚内夫妻共同财产条件是否成就的问题:(一)原、被告庭审中一致确认了夫妻关系存续期间所获得的可作为夫妻共同财产的补偿款为688650元,该款实由被告支配,当原告索要或主张分割时,被告明确表示其中绝大部分用于偿还其婚前所欠赌债,现已无结余,但被告未就其所述举证证明,因此,不能排除被告确有隐藏、转移夫妻共同财产的合理怀疑,仅凭被告一己之词,如确定补偿款已悉数灭失的话,对原告而言是极不公平的,原告有理由认为被告有隐藏、转移夫妻共同财产并严重损害夫妻共同财产利益的行为,应对此予以确认;(二)被告未举证证明2013年购买小客车时有债务,鉴于被告家征收拆迁时间为2012年6月,在扣除正常合理的生活开销后,被告理应有足够的资金来购买上述车辆而无需对外举债,故被告主张存有债务的抗辩意见,其理由是极不充分的,故对被告的该项陈述不予确认。因此,在被告无证据证明原告的请求损害了债权人的利益的情况下,原告主张分割婚内共同财产的请求,符合法律规定,应予以支持。二、原告请求分割婚内夫妻共同财产的标的物及标的额如何确定的问题:(一)尽管双方对于小客车的购车资金来源意见迥异,但在双方均无证据证明其所述属实的情况下,原告主张资金来源于补偿款的陈述相对于被告主张资金来源于向他人举债的陈述更具有合理性,因此,应确认购车资金来源于双方获得的补偿款。然而原告既主张分割补偿款,又主张分割车辆价值系重复请求,因此,在确定分割夫妻共同财产价值时应扣减车辆购置价159800元。(二)尽管被告最终报价19万元超出了车辆购置价,但由于原、被告均系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现双方对此均无异议,且被告同意折价一半给原告,应对此予以确认。(三)鉴于补偿款系由被告支配,有无给付原告相应款项的举证责任本在被告,但对于夫妻之间的经济往来,全让被告承担举证责任确实勉为其难,结合双方陈述,法院酌定被告给付原告购物及生活开销的款项合计61200元。(四)从补偿款中扣减车辆购置款及日常购物及生活开销款后,另外加小客车作价19万元,双方可分割的夫妻共同财产合计为657650元,原告可分得其中的50%即328825元,该款应由被告支付原告,小客车归被告所有。

       一审宣判后,被告不服提出上诉,二审法院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四条规定“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请求分割共同财产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有下列重大理由且不损害债权人利益的除外:(一)一方有隐藏、转移、变卖、毁损、挥霍夫妻共同财产或者伪造夫妻共同债务等严重损害夫妻共同财产利益行为的;(二)一方负有法定扶养义务的人患重大疾病需要医治,另一方不同意支付相关医疗费用的”。本案中,被告在婚姻存续期间获得巨额财产后,本应与原告平等的享有占有、使用、收益和处分的权利,然而上诉人对此却独自支配,面对原告的询问和索要,声称大部分已偿还赌债,且毫无证据证实,致使作为配偶的原告无法知晓夫妻共同财产的确切下落,被告的行为已经严重损害了原告对夫妻共同财产的平等所有权……原判判决审理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正确,处理恰当。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律师观点

       上述案例可以清楚的说明,婚姻一方要求不离婚只分财产,在满足法律规定的情形下,是有法律依据的,也是可行的,且同时不能损害善意的债权人利益。对于司法解释中的第二种情形,即一方患重大疾病,另一方却不同意支付相关医疗费用的,实践中也有一方除了拒不支付医疗费用,甚至对患病配偶有不管不问、遗弃行为,而遗弃是为法律所不能容忍的恶劣行为,从民事角度说,《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四十六条规定,遗弃家庭成员导致离婚的,无过错方有权请求损害赔偿。而从刑事角度说,遗弃罪可以是公诉案件,也可以属于自诉案件。如果人民检察院对遗弃罪提起公诉的,则属于公诉案件,如果人民检察院没有提起公诉的,被害人有证据的,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自诉。上述法律规定处处体现了法律保护弱势群体合法财产权益和人身权益的立法初衷。


       其他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三十二条,男女一方要求离婚的,可由有关部门进行调解或直接向人民法院提出离婚诉讼。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应当进行调解;如感情确已破裂,调解无效,应准予离婚。

       第四十四条,对遗弃家庭成员,受害人有权提出请求,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以及所在单位应当予以劝阻、调解。对遗弃家庭成员,受害人提出请求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作出支付扶养费、抚养费、赡养费的判决。

       第四十五条,对重婚的,对实施家庭暴力或虐待、遗弃家庭成员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受害人可以依照刑事诉讼法的有关规定,向人民法院自诉;公安机关应当依法侦查,人民检察院应当依法提起公诉。

       第四十六条,有下列情形之一,导致离婚的,无过错方有权请求损害赔偿:(一)重婚的;(二)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的;(三)事实家庭暴力的;(四)虐待、遗弃家庭成员的。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四条,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请求分割共同财产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有下列重大理由且不损害债权人利益的除外:(一)一方有隐藏、转移、变卖、毁损、挥霍夫妻共同财产或者伪造夫妻共同债务等严重损害夫妻共同财产利益行为的; (二)一方负有法定扶养义务的人患重大疾病需要医治,另一方不同意支付相关医疗费用的。


       备注

       案例来源(2016)湘03民终194号民事判决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