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动者自愿放弃社保,能否再以单位未依法缴纳社保为由要求经济补偿?

发布时间:2020-06-19 来源:众成清泰

一、劳动者自愿放弃社保的法律效力

       《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第四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的用人单位和个人依法缴纳社会保险费,有权查询缴费记录、个人权益记录,要求社会保险经办机构提供社会保险咨询等相关服务。

       《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七十二条规定,社会保险基金按照保险类型确定资金来源,逐步实行社会统筹。用人单位和劳动者必须依法参加社会保险,缴纳社会保险费。

       由此可见,缴纳社会保险是劳动者和用人单位的共同法定义务,具有强制性,权利可以放弃,义务不能放弃,故劳动者自愿放弃社保缴纳的行为是无效的。


二、劳动者自愿放弃缴纳社保后,用人单位是否需要补缴?

       缴纳社会保险是用人单位和劳动者的共同法定义务,双方均不得放弃缴纳,也没有协商或选择的余地,不能自行以金钱给付或其他形式取代该法定义务。

       因此,即使劳动者自愿放弃社保缴纳,在劳动者进行社保投诉或劳动监察部门主动发现后,用人单位仍需补缴全部社会保险,其中由劳动者缴纳的部分由用人单位从劳动者工资中扣除,或由劳动者自行补缴。

       而且,这种情况下,一旦劳动者发生工伤或生病住院,用人单位需要承担工伤保险待遇或医疗保险待遇的赔偿责任。


三、劳动者自愿放弃缴纳社保,能否要求用人单位支付经济补偿

       劳动者出于自愿放弃社会保险,能否又以用人单位未依法缴纳社会保险为由索要经济补偿金。对此问题,司法实践中主要有以下两种观点:

       第一种观点认为,缴纳社会保险是用人单位和劳动者的法定义务,双方均没有选择不缴纳社会保险的权利,故劳动者放弃缴纳社会保险的行为因违反法律的强制性规定而无效,用人单位应支付经济补偿金。

       第二种观点认为,自愿放弃社保缴纳如果是劳动者的真实意思表示,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劳动者选择社保费用以现金方式发放是其权衡利弊的结果,劳动者放弃权利在先,用人单位对未缴纳保险费的行为并无过错,不应向劳动者支付经济补偿金。

       笔者认同第二种观点,理由如下:

       1.用人单位存在过错是其支付经济补偿金的前提

       依法缴纳社会保险系用人单位和劳动者的共同法定义务,双方不得以约定的方式排除任一方应负担的法定义务,不论劳动者是否出于自愿放弃社保,用人单位和劳动者均应补缴社会保险。但经济补偿金的支付须以用人单位存在过错为前提,因劳动者自身不愿缴纳等不可归责于用人单位的原因,导致用人单位未为劳动者缴纳社会保险费,劳动者又以单位未依法缴纳社会保险为由要求支付经济补偿的,不应支持。

       2.用人单位和劳动者都应遵循诚实信用原则

       无论是用人单位还是劳动者,其行使权利、履行义务都不能违背诚实信用原则。劳动者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权衡利弊后作出以现金方式领取社保的选择,是其真实意思表示。劳动者在已选择不要求用人单位缴纳社会保险费的情况下,再以用人单位未依法缴纳社保为由主张经济补偿金,显然违背诚实信用原则,不应支持。


四、山东省内关于该问题的相关案例

       案例1: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2019)鲁02民终5464号

       本院认为,张东春已明确表示不要求伟宝公司为其缴纳社会保险,其再以伟宝公司未缴纳社会保险为由主张经济补偿金,一审不予支持,亦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确认。

       案例2:滨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9)鲁16民终2477号

       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八条第一款规定了未及时足额支付劳动报酬、未依法缴纳社会保险费的,劳动者可以解除劳动合同。第四十六条规定了劳动者主张经济补偿金的权利。在用人单位未及时足额支付劳动报酬、不依法及时足额缴纳社会保险费时,劳动者拥有解除劳动合同并主张经济补偿金的权利。本案中,赵萌于2018年4月13日离职,其离职时尚未到工资结算周期,魏桥公司仅欠付赵萌离职当月工资,不属于法律规定的未及时足额支付劳动报酬的情形。赵萌因自身原因不愿意缴纳社会保险,是对自身权利的合法处分并应承担相应的后果,汇宏公司没有为赵萌缴纳社会保险费,是应其个人申请,汇宏公司对于没有为赵萌建立社保账户并无过错,不存在逃避缴纳社保费用的主观恶意。若赵萌同意公司为其缴纳社会保险费,汇宏公司表示随时可以补交。赵萌亦未提交证据证实其离职原因系汇宏公司未为其缴纳社会保险,现赵萌以汇宏公司未为其缴纳社会保险为由要求解除劳动关系并主张经济补偿金,违反了诚实信用原则。故一审法院对其要求汇宏公司支付经济补偿金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并无不当。

       案例3:德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9)鲁14民终2039号

       本院认为,依法缴纳社会保险费既是劳动者的权利,也是用人单位和劳动者的法定义务。当事人可以对其权利进行处分或者放弃,但不能通过单方主张或者双方协议的方式免除其法定义务。本案中,上诉人自愿放弃缴纳社会保险费的行为,违反了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属于无效行为,上诉人自愿放弃缴纳社会保险费,从而导致用人单位不能为其办理社会保险手续以及缴纳社会保险,视为也放弃了在解除劳动合同时劳动者依法享有的经济补偿金的权利。上诉人放弃权利并不违法,而上诉人以用人单位没有为其缴纳社会保险费,应向其支付经济补偿金的主张,违反了民事活动中的诚实信用原则,不应得到支持。